望文生义

初醒道离别
日常删档

看你像看到月亮

“晚上好”

接起视频通话的时候,苏沐秋还在擦头发,水滴结在发梢,荡得叶修心痒痒的。


“生日快乐”


这几天苏沐秋有UCLA的交流活动,他这边实验也是紧赶慢赶赶不完,本来计划好的生日惊喜全部被打乱,叶修整个人都丧里丧气的。


一想到他们还只有九个小时的交集,叶修更丧了。

北京今天还没有太阳,整天灰蒙蒙得像个大型坟场。


可苏沐秋还真好看,栗色的头发轻轻扫了扫,他心里那些阴霾就去了大半。

“就一句?这么敷衍?”
“哪能。买了花订了饭藏了戒指备了酒,差个人都可以婚礼服务一条龙了,我这都期待好多天了结果人没了,还担上个敷衍的罪,心里苦。”


还给你委屈上了。

苏沐秋扔下毛巾,抬眼看向他。

眼睛没睁大,嘴角没朝下,演技零分。


“嗯。狗尾巴花方便面,铁丝戒指二锅头,婚礼就这样还挺接地气。”


叶修在对面笑。


“苏沐秋你知不知道,我的十月二十一号都过了十五个小时了”

“我已经三十七个小时没看见你了”

“今天很冷”

“你再不来,我都要下雪了”

“不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月亮吗”

“我连跟你看一个月亮都不行”

“想你了”


他的声音顺着网络传过来,混着电流失了真,传到苏沐秋心里酥酥麻麻了好一阵。


“嗯,想你想你。”


他想叶修是很少说这么肉麻的情话的,倒也算他的生日礼物了。不过这个人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决不让自己吃亏。回去指不定要拿这委屈的日子要胁他做什么事呢。


但这个人啊,他甘之如饴。




我抬头

看你像看到月亮

你低头 会不会

想我像思念故乡




生日快乐。

【2!叶苏】好好

37快乐

祝你们好好好








叶修穿西装了。


上一次他这么正经还是去荣耀面试的时候,把自己拾掇得人模狗样的,还挺好看,就是死也没能系好领带,挂了个死结在脖子上,眼巴巴地盯着他等他去解,跟个二狗子似的。他的手灵活地翻了几个花儿,正打算嘲讽下叶修,不想却一头撞进了他的目光,猝不及防就红了脸,连手都忘了收下来。


太近了。


还怪害羞的。


叶修怎么就学会打领带了呢,怎么就学会自己挑衣服了呢,怎么会有一个叶修没有苏沐秋呢。心里空落落的。他们那么多年裤子都穿一条的感情,叶修居然连领带都不让他系。sad.jpg


这都多少年了,当年考进附中时大家有缘上下铺,虽没共枕好歹同床,澡是一起洗的课是一起逃的,考场上文争,游戏里武斗,斗完上房揭瓦下塘摸鱼,昏天黑地的高三都被他俩过成了天真烂漫的初一,越活越年轻。


本来是双双考上大学迎娶白富美还不忘兄弟情的震撼双男主人生传奇。


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叶修离他那么远,生生一条银河横亘的距离。


真正看到银河的时候,他又觉得他跟叶修实在是太近。太阳光传到地球尚且要八分多钟,而只需一个瞬间他就能将叶修尽收眼底。他小心翼翼地把雀跃藏在心底,生怕被星星们发现了他的小心思,要觊觎他这份距离。


星空之下,他倒没觉得叶修的眼里有星星。


星光细细密密铺满的,明明是自己。


像要把他箍进心尖方圆一厘米。


怎么那么远,那么远。


让人等不及冲过去站在他身边,就像总是想追平胜负记录的当年。


头顶是槲寄生交缠着延伸,脚下鲜红地亮丽。


这条路笔直地铺陈,却越发窄了,到尽头竟只够放下一个叶修。


为什么人们总是要用植物来含蓄地表述自己的心情,花语又不是真的语言,槲寄生又不能代替你去表述厮守的深情。


可他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竟是看向窗台上的鲜花。切花大概能活个十天八天,他并不是个善于插花的人,叶修也就只买两朵,从娇嫩的花蕾开至荼蘼,他亲手抚摸过花的一生,再把他们从水里抽离,挂成束束干花。


要对每一朵花负责,这个道理还是叶修教会他的吧。那天学校里唯一一棵小樱树开了花,小白小白的,过于诱人,他就无视了告示牌,当了一次采花贼。


那朵花到叶修手里的时候已经有了一道乌青的折痕,他讪笑,小花又到了叶修头上。


结果很久以后他收到一张方形卡片,空白一片,只有一角被人细细贴上了花瓣,有一瓣上有着道陈旧的伤痕。


辗转又回到他手里,圆满的一个局。


“翻开书看到里面还有这个,麻烦。”


“那本书本来就臭,沾点花香味道更怪了。”


“好好说话别乱送花。”


他是怎样想着才把这些花瓣一个个扯下来的啊。


嘴角简直疯狂上扬。


苏沐橙挽上了他的手,小声地说了句什么。


是了,那些他挂起来的干花,最后都做成了贺卡,最好看的全部选给她。


这是他从小到大都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人。告诉她他们这事的时候,俩人都带着点忐忑,毕竟没能给沐橙心心念念好多年的嫂子,最后小丫头来了句,我们难道不是一家人吗。


把他感动地心肝脾肺肾都颤了个遍。


早些年他们还只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学生,只能干些体力活,叶修拒绝经商跟家里断了联系,他们边上大学边赚钱养家,二十岁就觉得累了半生。科创行业新生力量那么多,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他当年老觉得被荣耀看上是他们的万幸,现在看来可能只是注定。


命里有时终须有,过去是削铸今日的刀锋,只不过是苦尽甘来。


他抬头又看向对面的叶修。


是在等着牵过他的手。


明明平时都是他牵叶修。老大不小的人了,让他出去散个步都觉得是折寿,得磨半个多小时嘴皮子,还非让人拉着走,说什么走不动要亲亲才有力气。连隔壁家的狗都学会对他翻白眼了!


他摇摇头,笑开了往前走。


走过绵软的地毯,走过坎坷又春秋。


走向温柔的故乡。


此心安处。






他看到苏沐秋一袭白色西服,笑如和煦春风,灿若千里星河,带上了他的山川河流,款款而来。


是他的人。


好多好多年前了,那时的阳光没有今天这么耀眼,苏沐秋叩响了他的床沿。


“同学你好啊,我叫苏沐秋”


少年伸出了手,牵起他整个过往和今后。


那只手是少年人独有的柔软,有着他主人的温暖清香。这只手随着他主人的发言进行着一些小动作,明明是在空气中游走,他老觉得弹出了什么轻灵的乐曲,是莫扎特的调调。


人的视觉暂留只有十六分之一秒,那天的阳光也算不得明媚,怎么就让他一停就停了好多年。每每想起来都觉得不过是眼前的事,怎知时间细水长流,家里都愿意承认他这个儿子还接受了这个买一赠一的便宜儿子了。


沐橙都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怎么就苏沐秋还没变,还是那么好看。


要行茶,要致辞,讲一大堆有的没的情话,真是恨不能马上抱抱他。


要这些繁文缛节有什么劳什子用,只要这个人他就心满意足了。


结果真正为他戴上指环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可耻地感动了。所谓礼节,规规矩矩那么久,然后给人这样莫大的幸福。估摸着就是这种守得云开见月明吧。仪式的象征意义远大于仪式本身,周围人真诚的祝福和见证与家里的促膝也相去甚远。就像两座原本只是在深海里交融生长的两座岛,突然有一天所有的候鸟都飞过来为他们搭起鹊桥。


是一个全然不同的拥抱。


像扯开窗帘时阳光的入侵,细小的灰尘都泛着金光。


四方涌起的什么百年好合平安顺遂万事胜意新婚快乐花好月圆喜乐安康早生贵子他都听不到了,五感全锁在这一个人身上,痴恋他的心跳。


“叶修。”他浅浅地笑。


“嗯。”


“叶修。”


“嗯。”


“叶修叶修叶修。”


“嗯嗯嗯。”


他可能是笑得太开心了,连声音都带着颤儿。


“我们结婚了。”


“真好。”


槲寄生下都还不接吻,是要等到世界尽头吗?


叶修险些掉进柔软的梦幻王国。


都怪苏沐秋太甜了,还自带酒气。他看着从小到大的每一个苏沐秋,有他参与的和没他参与的,抿进了唇忍住眼泪的,拿到了奖学金请沐橙吃肯德基的,写代码能写到天亮的,睡觉总爱蹬被子的,形形色色的苏沐秋,最后变成一个在他眼前喜不自胜的。


他还想有很多个很多年。


铭刻进骨血,带入丰碑。


给他一生为誓言。


如何睡到叶修

我流逼乎
排版凑合凑合
演戏的×搞vr的,设定不成熟
开学第一考太刺激,过个瘾冷静下
小隐隐于匿名用户,大隐隐于没有帮助









如何睡到叶修?


叶修怎么长得这么sin感,想睡。

请教一下各位,这种类型怎么来。

沐雨橙风

19k 关注         137  回答

按时间排序




凯撒,我不是图库

叶修等身抱枕.jpg

题主晚安好梦

2k 赞同              233  评论







匿名用户

那不是个gay吗,就住我们家楼上,他跟人同居的,两个人都不怎么出门就是了。

59 赞同       23 评论

评论

你们最近是不是逮着机会就…哎都不好意思说是黑。

这水平…

编故事都没点诚意,你们简直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一叶障目,一叶之秋说不定喜欢我

希望您清醒一点。

毕竟大家都有过这个梦想。

叶修出道十年了,每次采访到择偶标准,他的回答竟然都不一样!这什么人!每次想把自己塑造成叶修喜欢的样子好不容易修炼得有点像了他直接给你换个风格!

来来来你看看

一叶之秋首映会:“我喜欢的类型?能一起打游戏的那种吧,技术比我差点也行,还有,不要牧师。”

比他差点!你知道我光是把他玩的那个荣耀练到满级就花了多长时间吗!他!一个演戏的!哪来的闲时间胜率还是近百!年轻气盛的我以为只有我这么努力追人追到游戏里,他不要牧师我就练剑,练到现在只想把以前那个傻的一比的自己戳死。

后来我们这些做不到差他一点的迷妹成立了一个公会。

今天一叶之秋被干死了吗

哦,我们还供了个神,叫秋木苏。

别人就很厉害,天天跟叶修打,打完就出来一起抢boss,即使明知他们情谊深厚,我们还是要给那位xgg打电话。

毕竟叶修几乎拒绝了除他以外的所有jjc邀请。

哎哎哎扯太远了。

叶修第二次说他的择偶标准,也就是从秋天到春天了吧。是荣耀的一个访谈,说的很详细。“会做饭,做的可能不会太好吃,但每天都可以看到她的进步,每天都是不同的那种。随随便便穿个衣服都像可以出去走秀,但在我面前可以完全不要形象,不要形象地好看。该说的话都会说,该抱抱的时候就学会沉默,这种走心的,特别不错。光走肾没意思。”

后来他加了句也不能不走。

这么色情!甚合我意!可把我激动地热泪盈眶,他不是在故意给我机会吧!但是,又要游戏打得好,又要会做饭还要聪明,叶修这辈子可能只有爱我了。

哦,我不行,我丑。

是天天打游戏毁了我的肉体。

我恨。

他要牛跑,还要牛儿不吃草。

幸好,我还没忧伤个一百天,一直连绯闻女友都没有个的叶修又被问起这个问题。

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区区三个月,他竟然,又变了!

“有自己的事业并且很厉害。”

哦。

我,有一个事业,疯狂梦想自己能嫁给他,并且把梦做成了连续剧,算吗?

叶修,可能是要弥补他自己还没考个高考状元出来就被挖出来演戏的缺憾吧,要把自己所有没有的都在对象身上实现。

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所以现在还想怎么睡他?

天真。

“会做家务,什么坏了都能修。”

我现在特别想修修您的脑,它就不能简单点吗!

“唱歌好听。”

“笑起来好看。”

“能吃榴莲。”

无理取闹!

不说了。

我去睡叶修了。

2.7k  赞同             378  评论








神说要有光,海晏河清

@ 一叶障目说得这么激动人心,可还是希望这位老师审一审题。

人家问怎么睡,没问怎么放弃睡。

我,只能尽微薄之力,思考睡。

叶修这个人满嘴跑火车,我们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比如,他说了这么多求偶标准,其实可能只是找不到话说,本来就不知道能有什么要求你不能去为难他幻想个梦中情人出来吧,大多数应该都是现场看到了什么或者想起了什么说得。而且他这些,除了打游戏,都没有出格,在正常人能努力的范围内。长得丑可以学会化妆和打扮,有了自信谁都是小仙女。至于修东西做饭这些,我极度怀疑,他只是懒,并且需要一个能照顾他这个生活上十级残障儿的同居人。

而我们看叶修仅有的社交账号微博,今年他更新了三条。一是初一那天的凌晨两点多,他一个好歹靠了点脸吃饭的人,夜深人不寐,居然只能发微博,还只是一个🎆,我一时之间竟然读不懂他的意思。无图无言,把所有人感动得泪千行。二是他生日那天,转了一个防手机诈骗的小论文,作者是个和千千万万技术员一样普普通通的技术猿,甚至没有加V。但他又并不普通,叶修那只关注了微博助手的微博,从那天起关注了这个糖醋里脊,这个挂着道菜名发各种论文的神奇小哥。必须承认,每天晚上看他的论文睡觉时,都是饿着的,又爱又恨。

第三次就更绝了。十月二十一号。又是凌晨两三点。叶修,他发了,一个句号。这个句号,是他缺少女朋友空虚内心的具象化,还是某种不可直言的无奈和孤独。

句号,你竟然只有一个。

叶修,真是深藏不露。

既然他玩神秘,那你就只需要直球。

第一步,拦下叶修。

第二步,看向他的眼睛。

第三步,请你让我睡!

计划如此完美,缘分天注定。

1.6k 赞同          229  评论





叶修

来我床上。

3.7k 赞同         529 评论

评论

皮。

陈独秀同学请你坐下!

橘子树我已经给你种下了

这位兄台皮得还挺像。

脑补叶修唱痒笑死哈哈哈

来啊快活啊

说的我都嗯了




【没有帮助】√

前程似锦

明天百日誓师了
希望大家都比昨天的自己优秀
你不止是自己的传奇
又名“三次苏沐秋进行了疯狂暗示,一次叶修发起了直球攻势”

1
“7班,叶修,祝各位,不忘初心,前程似锦。”
根本不需要看心率计数器,苏沐秋就知道自己心花怒放得彻底。
出息。
几句渣音质的官方托辞都能撩到你。
出息!
苏沐秋重重地唾弃着自己,同时也没忘了把目光锁定在那个身影上。
明明台上的大家都穿着丑不拉几的校服,怎么他就那么好看呢。他怎么这么颓,连眼珠子都懒得转一下,颓出种莫名的猖狂。他怕是被强行推上去的吧,连五十字懒得写满。太优秀也不好啊还要承受这么多。为了能这样看他他还找了好多法子来拒绝班主任让他出头的想法——同台就只有用余光看他了那有什么意思……
那双眼睛突然就转过来,漾起了一点似笑非笑的意味。
苏沐秋站在领队的位置,突然就有种小秘密被人在光天化日下戳穿的委屈。

2
叶修其人,物理研究型人才,终日沉迷各种演算实验,眼看就要踏上发际线拔高的不归路,通过物奥秀了一波自主招生的骚操作,还要坚持总分霸榜。
苏沐秋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觉得这个人真的很优秀。
他要是高一上能知道叶修的存在,准会有一番斗争的野心,可惜那个时候,教室不同层就算了,物理实验室和信息技术的教室根本不在一栋楼,叶修还是个住读生。
当他看到光荣榜上这个人懒洋洋的笑容时,已经是一位铁骨铮铮的文科生了。
叶修在六楼,他在四楼。
要不是这栋楼只有一个大厕所,他可能两年都见不到叶修。
叶修上厕所的周期他还是很清楚的。
最后变成了很熟悉的厕友。
大家都是坦诚相见过的人了。


3
叶修其实是个挺严肃的人。
比如现在,如果不是苏沐秋那个吃瘪的表情太可爱,他怎么会差点笑出声来。
这个学校科技创新类奖项的门面,手持大大小小好几项专利的大佬。
是个文科生。
分班名单出来的时候七班的各位都在惊讶怎么没有苏沐秋,叶修问了句那是谁并且收获了半个多小时聒噪的吹捧,成功树立了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正经形象,还学会了沉默。
这事一度让叶修把苏沐秋同聒噪画上了等号。
直到在光荣榜上看到这个名字。
照片里的人比阳光都还灿烂。
学校的后期居然做得这么好。
他自以为稳如老狗的心突然就跳地很厉害。
妈呀。



4
光荣榜何尝不是表白墙。
理科第一和文科第一遥遥相望,在喜庆的红色中硬是让看的人感觉到一丝暧昧。
可惜苏沐秋的文综成绩一直在忽上忽下,即使他的数学占领制高点,即使他是一个心怀社会学大梦的信息奥赛获奖者,也改变不了他跳脱的答题方式迎合不了标准答案的现实。
真当让你自由发挥哦,天真。

5
我正在被做成表。
苏沐秋也就毫不避讳地迎上叶修的目光。
哎哟叶修这种有点挑衅的小表情真让人……想亲他。
再考个年级第一我就去给他表白。
刺激。


6
“下面这首歌是送给高三七班叶修同学的《勇气》,来自秋木苏,希望你一直这么优秀地往前走,希望你永远平安健康且快乐,这位同学表示,他的精神与你同在……”
幼稚。
正在撬天台锁的叶修笑得可开心了。
开心得跟个狗子似的。
苏沐秋这文笔居然还能作文写诗他也是服气,这马甲穿着跟没穿有什么区别,还这么害羞拐这么多弯,还点歌。
他还是很认真地听完了校园渣音质的整首歌,并且悄悄地感动了。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还真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
苏沐秋怎么这么可爱。
他想到让他听这歌儿,是想让他听哪句话呢,他现在也在一起听吗,会悄悄地被自己的机智感动吗。不对吧他那么傻肯定会想一堆有的没的,就是那种看起来干干净净其实心里弯弯绕绕可多了的类型吧。在厕所里大家其实都神交了。
想想都把自己甜炸了。
苏沐秋只顾在教室里万念俱灰:忘记这东西的音质了,叶修听不清歌词的话会不会听不懂他想说什么啊,万一他干脆就没听到呢,所以他到底为什么想要做这种傻逼的事。
就很难受。
甚至想再考个第一再来一次。

7
光荣榜撕了又贴,苏沐秋终于坚强地蝉联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
把自己都感动坏了。
从这天开始叶修就每天收到一个小心心。
内附一句画风不定的话。
碧空的蔚蓝。愿你永存于现世的天国。
远山的苍青。前路两三里,头顶一河星。
阳光的暖黄。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新生的鹅黄。你比糖醋排骨都还好。
……
这些心都从他的文具盒里溢出来了,黏在他的手上。
十指连心啊,仅仅是轻柔的摩挲,那香甜的气味就钻进了心里。
避无可避。
苏沐秋这个人大概也是一种毒吧,只不过利用长相蒙蔽世人罢了。
可他甘之如饴。
就像他愿意花整天的时间埋在本地某大学的物理实验室里,为那些细微的现象独自狂欢下笔又是一篇千字小论文,听那些教授讲着对他而言还过于生涩却异常亲切的词汇。
那是他打心底的热爱。
他想他也愿意让这么一个人牵动他的心绪。
他的热爱。

8
苏沐秋每天都是趁叶修中午回寝室的当儿亲自摆放今日之心的。
久而久之七班的各位都学会了理解。
原来是因为爱情。
只是苏沐秋没有想到这天刚踏进七班教室就看见端坐在位置上的叶修,还没来得及遁走,他就顺了过来。
“苏沐秋,你只管撩不管收的吗?”
“我就只有这么一颗心,你要不要试试收下啊?”
完了。
大脑死机了。
叶修你们班咋这么多人。
他只记得把今日份的小心心放进他手里。
是恋爱的粉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9
“好。”


10
“高三三班的苏沐秋同学,一叶之秋点了这首《春风十里》送给你,希望你就这样灿烂地笑很久很久,希望你永远这么勇敢且坚定,他想问的是,你有没有感觉到他的热爱?”
胜过万千。
可能叶修不太懂得照顾自己乃至别人,苏沐秋又会操心过头啰啰嗦嗦,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好像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山花烂漫,青草绵延,林海起伏,怪石鹤立,飞瀑急啸,深潭浅照。这世上诸多奇景,到头来好像还不如一个你。
我们还有前程似锦。


*出自北岛《过节》和《诗经》

头发

苏沐秋没有染过发,也没有戴过美瞳。
可是校纪检查的时候就只有他违规。
一众黑发中突然有了个浅棕色,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苏沐秋也很无奈,他说这是小时候营养不良导致的,现在也很努力地补回来。
叶修却觉得这是天生的。
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在阴云密布的日子里灿若星辰,琥珀托起一块黑玉。
嗯超好看。

叶修喜欢他现在的发色。
他觉得自己会更喜欢白色。
嗯一定更好看。

苏沐秋最喜欢的是叶修的手。

那双手明皙如玉,指节分明,指甲一直是自己的杰作。
那双手不算宽厚,但和他的手正好契合,十指相扣也连了心。
那双手在他身上总是恰到好处地撩起阵阵涟漪,一个个蔓延至全身。
那双手了解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从眼角到脚心,都是指纹的密密匝匝。

真好。

苏沐秋低头吻了吻那双手。细密温和的纹路被时间划得峰峦叠起,细数下来是他一生荣耀的印记。

"叶修咱们今晚吃糖醋鱼。"